财经频道 > 正文

都2020了,那些炒鞋、炒盲盒的年轻人怎么样了?

2020-01-13 10:55 来源:懂懂笔记
分享到:

在2019年的下半年,很多人都被两个热词颠覆了三观,那就是“炒鞋”和“炒盲盒”。

据媒体报道,2019年的炒盲盒热潮中,有将近20万消费者每个月在电商平台上花费大量资金购买盲盒。另据相关球鞋交易平台统计数据:2019年8月19日当天,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产品中,有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达到4.5亿元,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。与此同时,大量与炒鞋、炒盲盒相关的APP、创业项目也随之诞生。

当那些“疯狂炒鞋月入百万”、“盲盒最高可赚39倍”等消息不断出现时,聪明的朋友已经开始在喧嚣中嗅到了一丝“韭菜”的芬芳……

进入2020年,那些炒鞋、炒盲盒的年轻人怎么样了?

No.1炒到“血亏”的年轻人

“网上都说(炒鞋)月入百万,但我是血亏了好几万。”

在深圳南山区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李维,是一名95后平面设计师。从2019年中开始,他便加入了炒鞋的行列。为了购买名牌限量款的潮鞋,他先后多次通过信用卡套现超过六万元,统统投入了潮鞋的购买。

因为自己排队买不到限量款,他便通过黄牛加价,或是其他渠道高价购买潮鞋。“以AJ1为例,有的人能够翻至少五倍价格卖出。我寻思着在线上找黄牛买虽然贵一些,但也能赚一两倍。”李维开始在二手电商平台上寻购相关的潮鞋款式,并以原价的一两倍价格疯狂“进货”看好的款式。

其中,不乏备受热捧的AJ1、AJ3、Yeezy 350等,他原本希望在手里压一段时间之后,鞋价会炒得更高。然而,不到年底炒鞋的热潮开始退烧,疯狂刷屏的现象不再,自己购入的鞋子也不如之前那么好卖了。

“一开始还能高于购入价出手,最近官方价也不好出了,现在真的怕烂在手里。”李维告诉懂懂笔记,2019年年底,他以官方原价亏本出售了几双限量版潮鞋,目前家里还有十几双高价货难以出手,“不行春节前就亏本出了,毕竟要还卡债。”

让他感到庆幸的是,尽管是借钱炒鞋,但依旧在承受范围之内,总比身边几位为了炒鞋卖掉房子、辞去工作的朋友好了很多,“我有一个铁哥们为了炒鞋,将用于结婚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了,现在正和未婚妻闹分手。”

同样通过借钱方式加入炒物行列的,还有广州某外语外贸大学的大二学生孙怡。和李维不同的是,孙怡炒的是泡泡玛特的盲盒公仔Molly。她的原始资金则是从父母每个月给的几千元生活费里“攒”的,一开始是想着拿几千元试试水。

“隐藏款很值钱,但一开始在门店、盲盒机上很难抽到隐藏款的Molly,几率太低了。”她告诉懂懂笔记,每抽取一次盲盒要50元,每次都会扔进去几百元,第一个月用5000元抽到的都是一些普通款Molly公仔。

为了尽快找到隐藏款的Molly公仔,她在同学的指点下转而从电商平台购入,“直接买别人抽到的隐藏款,等市场一涨价就卖出去,第二个月我就把前面的投入赚回来了。”至于购买隐藏款公仔的钱,都是向室友同学借的。希望运气越来越好的她,在去年十一长假购入了不少隐藏款公仔之后,开始等待网传的“39倍溢价出现”,谁知道最后等来的却是市场价格不断暴跌。

“十几个隐藏款公仔甚至以成本价挂出来都难以脱手。我爸现在知道这件事,同意先帮我还钱给同学,真的是太没面子了。”她告诉懂懂笔记,自己本想在大学期间通过炒盲盒的方式实现“财务自由”,起码可以不用向家里人要生活费了,但结果却事与愿违。

显然,很多炒鞋、炒盲盒的年轻人,在2019年和2020年交接之际,无奈地成为了炒物经济的接盘侠。击鼓传花的游戏,在这个新年终于将红花扔在了“最晚入场的人”手里。

No.2只想简单赚点儿钱

“我本身都不爱打篮球,更别说喜欢球鞋了。”

李维告诉懂懂笔记,当初之所以会想炒鞋,目的也很简单,纯粹是为了增值、赚钱。他身边有不少朋友,也都是因为这个理由而加入炒鞋队伍的。

作为一名球鞋、潮鞋的门外汉,他当时一有空就泡在论坛、应用上,钻研潮鞋的品牌、型号,以及鉴定鞋子的真假的方式,“一开始小试牛刀,入手了几双鞋子,还都卖出了不错的价格,以为真的遇到商机了。”

在他看来,自己这一代炒鞋,和四五十岁的人炒股票一样,都是在赌一把,赌对了就有可能赚到人生里的第一通金,“一开始身边有朋友的确赚到了些钱,所以我才决定跟着试一试。”

除此之外,网上大量媒体报道、新闻故事也成为李维和朋友加入炒鞋的助推剂。试问下,面对大量月入百万、年入千万、一夜暴富的炒鞋案例,谁能不为之心动,而且这些炒鞋的人大多也是95后。“我心想人家可以,我也可以呀,而且自己对收集互联网资讯很在行,中英文网站看起来也不费力。我也不想真的月入百万,能够有几万元外快就行。”他坦言,绝大部分年轻人都希望工作之余拥有一份简单、高收入的外快收入,而炒鞋恰巧满足了以上需求。

同样,炒盲盒的孙怡,也是在朋友的怂恿和示范下,开始了炒盲盒的历程。她的大学同学中有不少女生都有收集盲盒公仔的兴趣爱好,为了和大家有共同的话题,她才开始尝试了解盲盒的背景。

“当时网上有很多新闻,说(隐藏款公仔)有几十倍的溢价,堪比炒鞋的。”身边的同学里,偶尔也有抽中隐藏款公仔的,转身就挂在二手电商平台上卖出了几倍高价,这些都让她为之动心。

但是只要开始加入炒物大潮,就会发现东西一买进市场就下滑。“不知道怎么到了我手里,这隐藏版就开始不值钱了。”在他们看来,自己还是运气不好,要是早半年一年投入进去,说不定就能赚到第一桶金了。

No.3这些东西有投资价值?

“就像60后、70后坚信炒股赚钱一样,也就是95后、00后相信这些潮鞋、盲盒能增值。”

一位不具名资深黄牛告诉懂懂笔记,炒鞋,从一开始就是一些炒家、平台、资本针对年轻消费者设下的投资圈套,盲盒也是一样。无论是潮鞋,还是盲盒,都不具备投资价值。

任何投资品都有共同的特征,那就是能够鉴别真伪。是否能鉴别真假,是物品有无投资价值的首要前提。目前,市面上销售的各类潮鞋、盲盒公仔,都很难鉴定真伪,甚至是鱼龙混杂。

“之前收藏潮鞋的人有一些,但都是小众爱好。2018年开始突然间就都流行起来了,你想想背后的故事。”这位黄牛透露,之所以潮鞋、盲盒等商品会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热议话题,背后都是有机构在推动,这些机构包括品牌代理商、潮流平台和一些资本机构等。

各方的目的十分简单:通过话题的营销,形成消费潮流,通过抬高相关产品的市场价值从中获益,“我也是跟在这些(机构)背后,顺路赚点小钱而已,去年最火的时候还要雇人,参与抢号、排队买鞋呢。”

“如果是最早入场的,还能赚到大钱,但那也是极个别的案例。被网络一炒作,还成了大家的励志故事了。”实际上,包括黄牛党、商家、机构都会在社交平台大肆转发这样的励志故事,只是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,从而加入到炒鞋、炒盲盒的行列当中。

他告诉懂懂笔记,自己也接触了一些95后、00后年轻炒家,其实都是看了网上的故事加入炒客大军的,“虽然是跟风买鞋,但自己都不这么认为。都觉得是自己看新闻和消息后经过独立思考,才决定了投资的举动,相当执拗。”

当然,如今很多95后、00后不怕投资失败,也愿意尝试新鲜事物。因为最后即便失败,也有父母兜底。这也是为何机构、黄牛党从一开始便针对这个消费群体“下手”的原因之一。

而在炒物经济中,真正“肥”了的除了炒作潮鞋价值的平台,提供资金的金融机构,还有就是制假贩假的不法分子。尤其是潮鞋市场中,一直充斥着大量以假乱真的“莆田鞋”。这样的商品,怎么可能具有投资价值、增值空间?

【结束语】

2020年新年之后的潮鞋市场,依旧会有一些噱头和炒作在等待着年轻人入局。90后、95后炒鞋者,以及00后的炒盲盒同学们,可能仍会有笃信炒作这些物品可以获得几倍甚至几十倍收益的人。殊不知,从一开始潮鞋、甚至炒盲盒就成为了一场资本游戏,一入迷局,你就会成为别人无法叫醒的“装睡者”。

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© ope电竞app下载新闻网版权所有 ope电竞app下载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